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1点 > 自展 >

草书自展狂僧意

发布时间:2019-06-10 13: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佛教传入中国后,对中国文化的各个领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书法也不例外。佛教不仅通过弘传教义的碑刻题记、僧人的书法实践等促进了书法的发展,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书法艺术灌注了精神活力,使书法艺术得到了一种理论的观照和顿悟。

  佛教从一开始就重视书法。在佛家眼里,文字是两种功能的合成,即字相与字义的混为一体。《瑜伽师地论》把书法与音乐并列在“十二工巧明处”之中,《杂阿含经》则把书法、美术、绘画并列在“工巧业处”之内。中国古代的佛教僧人,虽不能“五明”皆通,但从事“工巧明处”中的书法的书僧,却代不乏人。在古代的书僧中,影响最大者有三:前有智永,中有怀仁;后有怀素。

  智永是陈、隋间人,号“永禅师”,是晋代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七世孙。早年看破红尘,与几位族兄弟出家为僧。常住山阴(今浙江绍兴)永欣寺。

  智永对先祖的书法极为钦佩,决心苦练书法,使先祖的书法万古流芳。他在永欣寺建一座小楼专供练字,发誓“书不成,不下楼”。就在这座冷冷清清的小楼里,智永如醉如痴地练字,毛笔写秃了一支又一支。他把这些秃笔扔进大瓮,几十年下来,竟有十大瓮,每瓮重达数百斤。智永后来把这十大瓮秃笔集中埋在一个地方,自撰铭词以悼之,时称“退笔冢”

  经过数十年的苦练,智永终于一举成名。四方前来要他墨宝的人络绎不绝,时常拥满寺院,就像集市一样。时间一长,智永所居之处,连门槛也被踏坏了。智永无奈之下,只得用铁皮把门槛包裹起来,人称“铁门限”。这“退笔冢”与“铁门限”遂成为书坛佳话,千古美谈。

  智永的书法继承王羲之法脉,写得精熟无比。宋朝的大文豪苏东坡对智永佩服得五体投地将智永书法的风格比作陶渊明诗:“永禅师书骨气深稳,体兼众妙,精能之至,返造疏淡。如观陶彭泽诗,初若散缓不及,反覆不已,乃识其奇趣。”

  隋唐以来,关系书法艺术极大的“永字八法”(有时它代表整个书法艺术的涵义),是由智永发其旨趣传授下来的,这是智永对中国书法的一大贡献。智永对中国书法的另一大贡献是临集《千字文》开后世书法家爱写《千字文》之风。

  怀仁是唐初书僧,曾集王羲之行书为《大唐三藏圣教序》。当时王羲之去世已近300年,由于唐太宗酷爱王羲之书法,于是叫怀仁为他撰写的这篇序按内容汇集王羲之行书,勒石刻碑,因名《集王书圣教序碑》集字虽不是创作,但这一集字工作做得很认真,摹刻也精细,受到后世的重视。元人郑杓、明人丰坊都把《圣教序》列入学习行书的主要范口本,这也许是因为字字截开,所以比较容易学习。

  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最著名的书僧首推怀素。怀素俗姓钱,字藏真,长沙人,生于唐开元二十五年(737)。他幼年出家,从小就迷上了书法,除坐禅外,其余时间都用来练习书法。练习书法要用很多纸,怀素买不起那么多的纸,便从古人题诗芭蕉叶中受到启发,种了十亩芭蕉,用芭蕉叶子当纸来练字。芭蕉长得又大又肥,把他的茅庵映得碧绿,他就给茅庵取了个“绿天庵”的雅名。怀素还漆了一只大木盆,天天在盘子里写字,写了又擦,擦了又写,时间一长,这只木盘也被擦破磨穿。

  怀素曾向颜真卿学习书法,他对颜真卿说:“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人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陆羽《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怀素从夏云的随风变化悟到书法的变化,就像张旭见公孙大娘舞剑悟到书法的变化的道理一样。像这样力求神韵,归返自然,确实是得到了草书三昧,难怪颜真卿要为之拍案叫绝。

  怀素的草书笔势腾飞圆转,犹如壮士拔剑起舞,神采极为动人。当时许多名人都写诗作文赞誉他的草书。大诗人李白在《草书歌行》中说:“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笺麻素绢排数厢,宣州石砚墨色光。吾师醉后倚蝇床,须臾扫尽数千张…”全诗以磅礴的气势,尽情地赞颂了怀素草书的无与伦比。

  怀素喜欢饮酒,往往醉后写字。作为一个僧人应该戒酒,然而生性疏狂的怀素却不管这些,时常一日九醉,因而人们把他醉后写的草书称之为“醉僧书”。怀素每逢酒酣兴发,不管是寺壁、泥墙,还是器物、衣裳,提起笔来就写,那飞动之势,犹如狂风骤雨飘忽而来,又像飞龙惊蛇倏忽而去,挥洒淋漓,得草书之趣。

  为了使书法表现禅家空灵而又超然物外的境界,怀素还对草书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使草书更具抽象性。他打破了传统的字字不相连的草书格式,用“游丝连绵”法,把字的笔画以及字与字之间连接起来,使草书更具抽象的动态美。字体的这种改变,使怀素激越高亢而又超然物外的情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五代僧人贯休在《观怀素草书歌》中说:“我恐山为墨兮磨海水天为笔兮书大地,乃能略展狂僧意。”贯休认为怀素书法的成功,之处就在于“自展其意”,任凭意志的驱使,冲破一切束缚,犹如天马行空。

  怀素的草书对后世书僧影响很大,他们借助于草书这种纯粹人为的线条来参悟禅机,较之借助于其他艺术形式更为得心应手。不少书僧并不按照草书法则书写而自创写法,他们写的字在书法行家看来,几乎可以说都是错字,但其意并不在草书。僧人可朋在《观梦龟草书》诗中说:“兴来乱抹亦成字,只恐张颠颠不知。”在他们看来,张旭的草书还处在“人为”阶段,不过是一个技巧纯熟的书法家,其最终目的还是写字,而僧人的草书却已经超越了这一阶段。他们所追求的是直指本心崇尚天性的禅境。那种大彻大悟之后的禅境,处在“人为”境界的书法家是无法想象的。

  本平台旨在传播佛的正能量,从佛教的事物、僧人传记、佛经等带领大家一起了解中国千年佛教文化。此文出自吴品 严小琳《古代佛门》。

http://forexpolis.com/zizhan/4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